未分类

点开直接看的污污网站

宴家府外,萧易一身青衫而立。

“这位公子,来宴府有事?”眼见萧易到来,一名守门府卫上来询问。

萧易微笑道:“我听闻宴家是灵岩城第一大家族,所以特来投奔。”

守门府卫一愣,他在这儿值守有些年头了,见过上门巴结的,也见过不长眼的跑来闹事的,但主动前来投奔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毕竟,大家族招人,普通护卫会在一定时间内公开招募,但并不是随时招募。

高阶人才,家族只会用信得过的人,或者是了解其背景身份的人。

眼下这青年的态势,显然不是来应聘普通护卫的。一来萧易语气从容,不卑不亢,二来现在也不是招募普通护卫的时间点。

“公子主修什么职业,或者说,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吗?若有,在下倒是可以给公子传个话。”守门护卫微笑道。

说实话,萧易对这个守门护卫,还挺讶然的。

身为宴家的狗腿子,居然没有什么骄狂之气,反而倒是个温和友善的人。

不过,萧易倒是感应到这守门护卫的魂海中,还蕴藏着另一股气息。

神奴印。

粉裙女郎的私生活时光

这守门护卫原来是个神奴之身。

“我是个阵道师,能够布置仙神级阵法。”萧易微笑道。

守门护卫眼神一亮,道:“原来公子是尊贵的阵道师。好,公子且稍等,在下这便进去禀报。”

这守门护卫刚进宴府里去,府外另外三名护卫便是不屑的议论起来。

“狗腿跑的再勤有个屁用,神奴就是神奴,这辈子他也别想改变掉!”

“呵,这些年,他献殷勤的人多了去了,也没见谁会照拂他一下。”

“哈哈,管这个沙雕干啥?他勤快点,咱们可不就是能够偷懒些了吗?也只有王逊这个沙雕,才愿意给人当孙子。”

“最可笑的是,他还不以为意呢,天天幻想着哪天能够遇见一个贵人,能够带他脱出困缚,重获自由……”

萧易听着这三人的对话,知道刚才那名护卫叫王逊。

而这三人,魂海之中都没有神奴印的气息。

“贵人吗?”萧易唇角微扬,心里暗笑:“或许,他真的等到了呢!”

没多久,王逊便是一脸欣喜的走了出来。

“这位公子,家主请您入府一见。”王逊拱手笑道。

萧易微笑道:“多谢王大哥了。”

王逊一愣,王大哥?

来到九天世界一百年了,眼前这个公子人物,还是第一个如此称呼他的人。

寻常情况,别人对他点点头,那已经算是礼貌了……

王逊心里一阵激动,这种被人尊重的感觉,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。

王逊眼眶里,不禁有些发红。

他颤声道:“公子高抬了,我就是一个守门的府卫,哪当得公子这样称呼。公子以后若能留在府中,叫我王逊就好。”

萧易笑道:“有礼之人,当被以礼待之。无德之人,路人亦会耻之。”

萧易说话间,还瞥了一眼那三名府卫。

这三人脸色一沉,纷纷冷哼了一声。

眼下萧易还是个阵道师,兴许会被收留府内,他们不敢轻易得罪。

王逊感激的朝着萧易作了作揖,眼神更加恭敬道:“公子,请!”

萧易点头,朝着府内走去。

“那小子刚才是在说我们吗?”

“可不是说咱吗!什么玩意!等他灰头土脸的出来,哥几个可别忘了耻笑他几句!让他半桶水在那装逼装圣人!就他还仙神级阵道师?老子怎么就不信呢?”

“哈哈。且忍忍!等他出来,咱们再弄他!”

几个护卫对萧易颇为不爽的议论着。

萧易随着王逊进了前庭。

萧易微笑问道:“王大哥,我有意投靠宴家,却不知这宴家人品行如何?王大哥可否透露一二?”

王逊一怔,尴尬道:“公子,我一个护卫,着实不敢妄谈主人家的品行。”

萧易低笑道:“咱们哥俩私下说说,又有何妨?”

王逊瞅了瞅左右,皆是无人,方才说道:“宴家作为灵岩城第一家族,势力强大,品行上自会有些霸道。所以啊,公子若真能在府内任职,以后尽量低调些便好,只要不冲撞了宴家人,便不会有事。像我,在宴家待了一百多年了,倒也没被如何责罚过。”

“只是没被正眼瞧看过,对不对?”萧易揶揄笑道。

王逊脸色一僵,干笑道:“毕竟我就这点修为,主人家看不上眼,也是正常。仙神之下,若无奇长,谁又会被人正眼瞧看呢!所以这也怨不得旁人。”

萧易心里暗道,百年岁月,这王逊当真已被磨平了傲性。

“王大哥可还记得百年前自己的模样和心中抱负吗?”萧易微笑问道。

王逊眼眸一震。

百年前……

他微微有些失神。

那时候的他,来到九天世界尚还不久……

那时候的他,意气风发,立誓要以昂扬之姿,在这片新天地中再成传奇……

可惜,百年前那一日的遭遇,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随后的日子里,也让他越发明白,在这片新世界,能苟活着,其实已经是一种幸运……

从此,哪里还能有什么抱负。

“呵。往事已矣,如今,活着就好。”王逊自嘲一笑。

萧易也没再多问。

很快,王逊便领着萧易来到一处园子外。

“家主,人到了。”王逊躬身道。

“嗯,让他进来吧!”淡淡的声音,从园子里传来。

“公子,您进去吧。”王逊对着萧易恭敬说道,便从萧易身旁走过。

萧易眯了眯眼,进了园子。

萧易刚进园子,便见一名老者浮立在湖中,右手轻扬着抛洒鱼食。

水中的锦鲤,则是不断的踊跃冲上,争抢着食物。

自始至终,老者都没有朝萧易的方向看来。

萧易淡淡一笑,道:“自古自荐者常被轻视,没想到今日我也遭遇了一回。既如此,我也不必多留了,告辞!”

萧易说完,便要转身离开。

那喂鱼的宴章,听到萧易的话后,方才皱了皱眉,看向萧易的方向冷声道:“老夫能见,已是给了礼遇。现在若走,唯有躺着出去。”

萧易呵了一声,转身道:“怎么,灵岩城第一大家族就这气度?”

宴章眯了眯眼,冷声道:“小子,最好能够亮出点本事来,让老夫觉得还满意。否则,就凭这份没有意义的傲气和张狂,老夫便可以杀了。第一家族的气度如何不重要,但威严绝不容任何人来挑衅!”

标签: